幼教業
幼教業

隨著責任制排除條款即將正式上路

幼教業

幼教業

幼教業
隨著責任制排除條款即將正式上路,不少業者紛紛出面喊道制度無理且不符現實,並私下表示「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」,影響最深即為醫療從業人員、幼保相關工作人員、旅館鋪床工,其中部分相關幼保業者表示,嚴格規定對多數業者恐會造成極大困擾。
隨著少子化日益嚴重,不少幼稚園等紛紛轉型或關閉,但幼教從業人員卻未隨著少子化而飽和,反而日漸缺乏;筆者與兒時之幼稚園老師們十餘年來皆有聯絡,亦聽聞其談論幼教荒之問題,追根究底,可歸因於三大因素;一為責任無限上綱地擴大,二為工時過長,三為薪資與工作內容不成正比。
近年來由於家庭觀念改變,核心家庭成為主流,通常一個家庭只有1~2個小孩,父母保護及寵愛子女之層度比起以往大幅提高,而所謂責任無限上綱地擴大,意味著父母對教育孩子之責任認知,高度轉移至幼教老師,而老師之認知在於教育孩子屬於雙方平等共分之責,學理上稱之為認知不協調,父母只願意與孩子同樂,把教育之責全歸於教師,使得其責任無限地擴大,其壓力之大可想而知。二為工時過長,曾有媒體調查幼教老師之工作情形,竟發現部分教師工作時數長達12小時,使得欲從事者望之卻步;其三為薪資過低,部分私立幼教教師之起薪竟僅2萬餘元,相對其之責任與工時,不免過於低落。
部分幼教業者私下表示,低薪與高工時並非其所願,但整體產值比起十餘年前大不如前,如同近來經濟不景氣之大環境,導致人才不斷出走;近來新加坡開出起薪4萬多元徵才,使得部分幼教教師遠赴海外工作,更使國內幼教業處境雪上加霜;單純限制責任制之適用,只能解決表面問題,但真正結構性因素並未解決,亦只會讓原先之薪資結構扭曲日益嚴重,但如何解決盤根錯節之結構性因素,仍需社會各界集思廣益,而非浮水掠過般的粉飾表面。
Copyright (C)2021幼教業.All rights reserved.